?

Log in

Previous 10

Apr. 24th, 2016

City Light

付與負

週末與曖昧的對象共享完餐後,
帶著他與我友人們到夜店跳舞買醉。
基本介紹給對方認識後,
其中一友人看了一眼,
說我和他都是同類型的人,
卻又說不上怎麼樣類似。

在夜店裡他應酬的與我的友人們共舞了一會兒,
他看了手機,說他在這也有朋友,要和朋友打聲招呼。
離開一會兒過幾分鐘後,
卻在跳舞的途中斜眼看到他已脫了襯衫,與他的”朋友“接吻。
心裡不禁麻了一下。
自己也很快很識相的想,
畢竟我們只有曖昧,並沒有戀人的名份,
他有他與別人親密的自由,我也只能一笑而過。
我也不帶任何負面情緒,繼續裝作若無其事,
與友人們跳舞。

我這時終於明白,原來我們相像的地方在哪裡。
他負了為他付出的人的方式,
跟當初我年輕的時候很像。

記得年輕時,確實是有幾個不錯的對象,
相我表示好感,也為我做了不少事兒。
可是就因仗著當初自己有些青春與姿色,
不願妥協,拒絕表態,
心裡貪心的想著自己可以從別個對象身上得到的更多,
也就因此傷了不少曾為我真心付出過的人的心。

現在好了, 自己逐漸年長後,
如今與年輕人約會,
報應終於輪到自己身上了。

其實,這一切精神,金錢,與時間的投資,
都是雙方自願為對方犧牲。

你付出半斤,卻不能要求對方也付出八倆或更高。
由始至終,沒有人指著槍叫我付出,
對方沒有義務必須對比的還我。
自己也更不應該要求對方這麼做。

就因為一切都是你自願的。
若真的回收到的比自己實際付出的少,
你這也是自找的,怪不了任何人。
任何投資都是有風險的,
這也包括感情。

友人們與我都累了,
離開前我禮貌性的和他道別,
看得出他和他友人們相處確實與我一起時快樂很多。
我說你若要留下來就留,
我和我友人先走。
他點了頭照了手,表示他收到了訊息。
因為反正我在或不在,對他也沒差。

我也在這一夜領悟到,
在尋愛的途中,
兩人初識的人只是在
負與不負,
付出與收穫,
傷害與被傷害中,
不斷的交替輪迴而已。

Oct. 21st, 2015

City Light

最後幾顆落砂的沙漏

“我只剩下六個月,最多一年的時間。”

雖然之前在簡訊上已傳過給我。
但親耳聽到他開口告訴我們,
還是覺得心口被針扎了一下,
很不是滋味。。。

我和女友人一塊去探望生病已久的摯友。
來到摯友家時已有醫生和護士質詢病情。
摯友的母親讓我們坐在一旁,
表情似乎告訴我們沒關係,
就坐在一旁聽著。

醫生說到治療時需要用到嗎啡,
女友人使了個眼色,
我卻不以為然。
可能因為女友人的母親也是因為患癌而逝世,
所以已知道治療需要用到嗎啡的意思是什麼。
我不知道嗎啡代表了些什麼,
但我已早知道她還不知道的事實。

醫生和護士不久後離去。
摯友第一句話就說:

“我只剩下六個月,最多一年的時間。”

說的如此瀟灑,
說的那麼輕描淡寫,
一點悲傷的情緒都沒有。
雖然知道總這一天會來臨,
卻沒想到來的會是那麼的快。

這或許對他來說是願望成真。
已被病魔纏了十幾年,
從復原到復發,
他已來回醫院將近百次,
心身已被無數的醫療折騰了精疲力盡。
我也多次在醫院聽他無奈的說,
希望能讓他走得乾脆點,
別再讓他受那麼多的皮肉之苦。

女友人吸了一口氣,
問道怎麼了。
癌細胞突然已很快的時間擴散到其他器官,
以沒辦法化療,只能靠藥物延緩侵襲。

後事他已經全全交給他阿姨負責,
交代的非常齊全無後憂。
他的父母已經接受他即將離去的事實。
自己心裡也做好了準備。
看到當局者面對的如此乾脆,
我們旁觀者也只能故作坦然。

我們也在交談中無忌諱的談了
他開起了關於死亡後遺產分配的話題,
女友人也分享了她母親過世後,
產業接手的種種問題和如何解決。

醫生警告這最後一次的療程,
會對他的身體的負荷會很重,
他告訴我們知覺將會非常的弱,
今後可能沒法接受我們的探望。
這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引接我們。

“最後,還有什麼要對我說的?”

我們倆聽了都心酸。
想說的太多,
時間卻太少。
我們只說要他好好保重。

我握著他的手,
感受他生命剩有的餘溫。
時間已晚,他說他累了,
我們也好不捨的得離去。

離開後,
我們的心情都非常沈重。
女友人安奈不住情緒落淚,
說到這一切來的很突然,
更讓她痛心的事,
隔天她還得探望
另一位也會即將向生命道別
的癌症末期的友人。

世上很多事實,
都無法用人力改變。
而無法改變的事實,
我們也只能逼著自己試著接受。
雖然是如此的不公平,
不管是如此的讓人痛徹心扉。

無論你身在何方,
無論歲月處在何時。
致,我永遠的摯友,
一切平安,快樂。

Sep. 12th, 2015

City Light

未知的期待

記得年少時,
我曾以新光部隊的名義,
來到台南恆春受軍訓。

部隊為了讓我們適應台灣的土質地形,
都會安排早晨在營外慢跑。
路上可看到我從未見的電線塔。
( 在老家電線都是埋在地底下!)
電線條條如晾衣線把塔連結起來。
在遼闊的天空劃了幾條文明的象徵。

那時的我,
不經人事,天真無知。
對國外的事物都充滿憧憬。
跑步時漫漫想著如果這些塔
若是巴黎的鐵塔那有多好。
能在塞納河岸慢跑的感覺一定很棒!
所以就這樣一個塔,一大步
天馬行空的做我的歐洲夢,
也好讓那乏味的晨運好過一點。

雖然知道那只是安慰,
雖然知道那可是遙不可及。

萬萬沒想到撲入社會的幾年後
竟然因工作關係有機會來到巴黎。
休息日的早晨天還沒破,
我滿心期待的換好衣裳,
大步大步的實現年少時的夢想。



人生有許多事都不在人們掌控之中。
不時會帶來些意外,
一些失望,
一些驚喜。

只要能在自己能控制的範圍,
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
在歷經挫折中成長,
活著也已問心無愧。

很高興也很感激,
人生帶給我這段小插曲。
也讓我對未來的一切
充滿了未知的期待。

Jun. 7th, 2015

City Light

塑愛。

與其在人海裡,
徘徊在失望與希望中,
尋找你要愛的那個人。

還不如把精力和時間,
把自己在外型與內心雕塑成
你想愛的那個人。

然後再愛自己。

這樣可能還會比較快
得到你所謂的愛情吧。

Apr. 25th, 2015

City Light

今生註定

在地鐵戴上耳機聽廣播時來的一通感觸良多的來電。

“你想把個歌點給誰?”

“我的前妻。”

“為什麼點給你的前妻呢?”

“突然很想她,和在她那的兩個孩子。”

“那為什麼會會變成前妻呢?”

“因為我太愛玩。”

”那有機會破鏡重圓嗎?“

”哈哈,隨緣吧。“

”那你要點什麼歌呢?“

”今生註定。“

”最後要對她說什麼呢?“

”你是我永遠的superwoman。“

Feb. 14th, 2015

City Light

情人節2015 -劫後餘生

今年的情人節,我劫後餘生。

對方是在手機交友應用程序認識的。
雖然之前見過一次面,為人一表人材。
之後談話及傳簡訊時
感覺他對事物過於敏感及認真,
不時也有了幾段小小不愉快的插曲,
但一向不相信第一印象的我,
決定給對方也給自己多一次機會,
再看看彼此投不投機。

我們相約在個中餐館子。
起初的談話還好,
也正因為他為人過於正經,
談話時都非常小心翼翼,
希望話題不要觸碰到對方任何地雷。

過後我們到了郊區的一個咖啡館。
之前在館子裏的愉悅氣氛
使我覺得我也可以放鬆些,
開開些小玩笑。
結帳時,他就開始嚷嚷為何服務生還沒找他錢,
我好奇的問該找多少,
他說一角七分。

沒錯,是一角七分。

我開玩笑的叫他為人別那麼小氣嘛。
他卻嚴厲的指責我說那不是小氣的事,
而是原則上的問題。
還說我那麼說對他的人格過早下與定論。

他就
這樣的輕而易舉,
那樣的不費吹灰,
壓到了我最後一根稻草。

事後我默不作聲。
他說他要到市區和朋友去看電影,
我回道說在方便的地方讓我下車就好。
在車上他覺得有點尷尬
試圖想要說些什麼,
但卻欲言又止。
我完全不想說話,也懶得敷衍。
冷眼看那在後座之前見面時送他的巧克力,
再看他深邃的五官,
感覺如士兵在戰場中彈後的驚恐痛絕,
以及過度失望後的一片麻木。
一切都無謂了。

我謝他送我到市區後分道離開。
身心有如剛跑完馬拉松後
前所未有的疲憊。
想想只是吃頓飯喝杯咖啡而已,
卻怎麼把自己的精力全耗完似的。
也就這樣的
一拖一拉
把自己拖上地鐵回家。

途中,回想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亂飛的情緒也已慢慢沈澱。
覺得自己剛才不完全是對的,
但對方卻覺得自己沒有錯。
他有他為人的堅持與原則,
而我有我生活的輕鬆和自由。
沒對沒錯。
就只有合適不合適罷了。

在百貨公司櫥窗擺設的紅色高跟鞋,
看起來不錯,
穿起來可能不太舒服,
或顯得小腿太粗,
腳板太寬。
這,不代表這雙鞋不好,
只是說明了這雙鞋對擁有某種腳形的人穿起來才漂亮。
這,也不代表你的腳難看,
只意識了你的腳在某種鞋款下看起來才舒適亮眼。
沒有對,沒有錯,
只是適合不適合而已。

回家途中在臉書中,
意外的看見
蔡康永的臉書網頁中的一個短息。

10993389_725662200885944_4862949286653430430_n


這短息對這時的我
好不貼切。

在鬼門關走了一會才珍惜活著的美好。

而我,在愛情的漩渦繞了一圈,
才覺得單身的快樂。

祝所有的單身人士,
和我還在某處的未來戀人,

情人節快樂。

Jan. 28th, 2015

City Light

約會倦怠

在同樣的職場做了許多年後,
除非你對你的工作擁有莫大的興趣,
或你的工作有非凡的心引力。
要不然,一般人工作久了
都會感到身心乏味,
失去人生目標。
這叫做職業倦怠。
會這樣覺得,其實是非常正常的。
就算同樣的東西每天吃,
再好吃的東西,久了都會覺得反胃。

約會也一樣。

相信在都市中的曠男怨女,
為了想告別單身,
都會參加社交活動來認識更多人,
增加遇上有情人的機會。
希望相遇後有機會相約,更深的了解彼此,
再以多次的認識與認知後,
最終成為對方心靈漂浮已久後的港灣。

遺憾的是,
第一次的相約總是最滿心期待
卻又驚心膽跳的。
不只要把自己第一印象做的最好,
還得找尋適合對方的餐館或咖啡廳,
顯示自己的好品味。
又得精心打扮,表現得體。
談話中還得不斷的尋找話題,
希望在眾多話題中來找尋彼此相似的地方。
同時又得小心翼翼地
切勿踩到對方的地雷。
這,跟到戰場,似乎沒什麼分別。

若你對對方沒感覺,對方又興致勃勃
你會為了這錯愛感到愧疚,甚至嫌惡。
若你對對方有好感,對方卻意興闌珊
所有的準備都功虧一簣。
無論結果是以上的哪種結果,
最後還是得回到原點,繼續回大海漂泊。

有些人會對此樂在其中,
不做戀人也可做朋友,
大方豁達。
但大多都對這期望與失望的膠著
已精疲力盡。
我的大多友人都隨著年齡增長
已而漸漸的認命,
並且習慣和開始享受單身生活。
對於尋找伴侶的態度都淡定隨緣。
就算有與人相約的機會,
都會三思而行。
看看對方值不值我們為他付出
那所剩無幾的時間和精力。

雖然自己還處於在適婚的年齡,
但我的身心,
也因豐富的約會經驗後,
開始慢慢感覺到疲乏。



“鋼鐵人上週上映,你看過了嗎?若還沒我們可以一起去看。”


“你喜歡吃中餐還是義大利料理嗎?XX路的那間意式燉飯很不錯喔。”


“我也是魔蠍座。那麼,你願意愛我嗎。。。

Jan. 29th, 2014

City Light

為愛做的蠢事

事已過近兩年。
你說過我們還是朋友,
我也說過我早已釋懷,
但你的臉,你的觸感,你的體味,
卻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
一波波的浮現在我腦海裡。

你終於輿一個可以帶你離開的人遠走高飛,
而我,只能陪著我的無能,
繼續待在這愛慕虛榮的島上。

偶像劇裡,
男女主角都會在密戀時,
做出許多匪夷所思,
不切實際,
讓人難以理解的事。

在樹幹上一起刻下對方的名字,
學院裡高處向眾人大喊示愛,
海灘上慢動作的朝著對方奔跑。
做這些事時更別忘了得附帶
只有這些戀人聽得到的浪漫情歌。

萬萬沒想到,我自己也會做這蠢事的一天。
唯一的分別是,當我做這蠢事時,
我身旁並沒有你,而你也並不知道。。。


十二月的巴黎陽光依舊,
只是偶爾會吹來淡淡一陣冷風,
刺進沒法遮掩的臉上,
凍的酥酥麻麻。

在機艙工作了近十三小時後,
抵達酒店時一天卻也才剛開始。
洗澡後,換上能保暖的衣裳,
如抱著被賦予的使命,
徒步往外離去。

途上不時會想起和你的時光,
畢竟這一趟也是為你而行的。
不過一會兒,巴黎聖母院就在眼前。

ndc2

走到聖母院旁的愛情鎖橋,
我從口袋掏出一個已刻了
你我名字的鎖,鎖在橋上。
緊握鑰匙,我許了個願。
或許這世界會有另一個你我,
能真如像這許多鎖的戀人一樣,
終成眷屬。

lock

為了這無終的感情嘆了口氣後,
我把鎖的鑰匙扔進河裡。
並找了個好的角度,
拍下此行的證據,
好證明,我們畢竟曾經為彼此付出過。

ndc

蠢事圓滿達成。
希望這一鎖,
也能把我對你的依戀留在這座橋上,
好讓我今後的日子,
不再想你。

Jan. 20th, 2013

City Light

盪漾

每月眾友人們的聚會就在今晚,
常參與的一位友人說要帶位朋友來,
帶新朋友來我們的聚餐不像是他的作風。
眾友人猜測那朋友與友人的關係匪淺。
又替他高興,又萬分期待,
期待那朋友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到了餐廳,
友人與朋友來到。
眾人與他簡單的自我介紹後,
就開始點菜。
等菜上桌之餘,
那朋友從談話中發現我的職業後,
問我是否認識A君。
我說我認識。

“我是他之前的前男友。”

”你們還有聯絡嗎?” 我問道。

“自從他交往後就比較少了。他跟我提起過你,他說你們也曾經交往過一陣子。”


交往。

剎那間,我可以聽到我們纏綿時你那喘息聲,
畫面突然來到餐廳我聽你說你已有了戀人,
一下快速的到你送我去赴約下車的那一幕,
記得臨走前你還問我是否會再約你吃飯。。。


“世界真是小。” 我答道。

之後我轉到輕鬆的話題,
自然的繼續我們的晚餐。

這突如其來一滴,
波動了我的那片難得平靜的湖水。
這一次盪漾,
不知能到何時,
才能恢復
我那
安撫已久

平息。

Nov. 8th, 2012

Simon

宇宙那叫三十歲的流星。

很快的,在日子反反復復得重復時,
我,赫然發現我已來到人生最尷尬的年齡:
二十末。

在學生時期,
三十似乎如光年般遙遠的流星,
感覺需要好一些時候才回來臨。
所以青春還可揮霍,
感情還可試探,
沒什麼好擔心。

直到現在,
赤眼就可看到光芒越來越大,
往自己逼近。


這個時候,也是友人們開始成家的時期。
大多都以結婚生子,重心全都放在家庭上
朋友相聚的機會也少之又少。
難的能相聚時,話題也自然圍繞著育兒,
讓還在單身的人士都難以參與。

漸漸的,你得自找出口,
學跳舞,上健身房,甚至報名交友網,
好讓週末過的充實點,
避免宅在家裡,
靠虛靡的網路世界來填滿
寶貴的時光及空虛的心靈。

現在的你,
有如奔跑在索多瑪城的罪人,
什麼都可以不要了。
你只能往前跑,不能回頭,
因為一回頭就會變成鹽柱
永遠一人處在原地,
風一摧,心靈便散落一地。

所以這個年齡的人,
都過著很極端的生活。

另外,
還有一些人根本都不管那流星,
要往地球咂?
那就轟轟烈烈的同歸於盡吧!
他們不在乎人們怎麼看自己,
只想過一個屬於自己精彩的人生。
他們知道人生有很多事都不能強求。
會來的自然會來,
要走的怎麼都留不住。

但這些人,
大多已過著很豐富的社交生活了。
所以對一切都可以那麼釋懷,那麼灑脫。

眼看流星就快來臨,
逼近三十的你,
會想怎麼做?

Previous 10